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明:敗家?這玩意我會啊笔趣-第八十七章 一個機會,惡趣味讀書

大明:敗家?這玩意我會啊
小說推薦大明:敗家?這玩意我會啊大明:败家?这玩意我会啊
沈滢雨其实不想求朱厚照,不是因为祖上的恩怨,而是对朱厚照这个人充满了警惕。
可是她想活着,毕竟她今年才十六,正处于破瓜之岁,不想这么年轻的死去。
世界多么的美丽,她想到处看看。
“沈姑娘,你可能误会了。”
朱厚照面对着沈滢雨,说道:“本宫是有方法治你的肺病,但本宫从未说过,能一定治得好你,所以也不需要你做什么。”
“你想活着,这并没有错,但本宫为何要花费心力去救一个,不知能不能活下来的人?”
“这么说,我是死定了对吗?”沈滢雨情绪开始波动起来,呼吸都显得急促了。
朱厚照颔首道:“本宫出手你有六成机会活命,否则你在一年之内,必死无疑。”
这是朱厚照保守的估计,毕竟他不是很了解沈滢雨的肺病,到达了那一步。
有时候人的判断,不一定可靠。
“太子爷,太子爷,你救救小姐吧,小姐是沈家的代家主,对于经商一道很有才华的,不然沈家也不会让小姐掌管沈家。”
“太子爷,你发发慈悲吧,小姐是一个苦命人,从小就没了娘,沈家将她当作工具……”
这时不甘的红娘,听见有六成机会治愈沈滢雨,不顾一切的抱住朱厚照的小腿,语无伦次的哭泣,哀求起来。
红娘的年龄并不是很大,比沈滢雨大四岁的桃李年华,也就是二十岁。
可以说是同沈滢雨一起长大的,因为相同的命运,使得两个人靠得很近。
一直充当着沈滢雨的姐姐。
“放肆!”
一旁护卫朱厚照的张开,见到红娘如此的无礼,当场踏步走出的呵斥。
朱厚照的腿,可不是谁都能抱的,万一生有歹意,对朱厚照将是致命的。
“张开。”朱厚照却没有拔腿,或者踢开红娘,而是对着张开摆手,让其退下。
重生之香妻怡人 小说
然后,对着红娘说道:“红娘,这个世界上可怜人何其多,每一个可怜人都要本宫发发慈悲,那本宫岂不是成了圣人。”
“说一句实话,你们的价值,不得本宫出手帮助,而且真的没有时间。”
对于红娘的忠心,朱厚照还是认可的。
但不足以打动他。
而沈滢雨见到红娘泪眼婆娑,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傲气,对着朱厚照跪下磕首:“我可以付出代价,请太子爷救我一命。”
她很聪慧,知道朱厚照想要的,是她的态度,服软或者是服输的态度。
之前她斥骂了朱厚照。
没有想到这少年,居然如此的小气。
显然是沈滢雨想多了。
朱厚照是真的没有想救她的意思,至少没有在她能展现出价值之前。
低头看着跪拜的沈滢雨,朱厚照沉吟不语,思索了好几息后,这才开口道:“忠诚。”
“不是你沈家的忠诚,而是你的忠诚。”
“忠诚?”沈滢雨不解。
朱厚照颔首:“红娘既然说你有经商的天资,本宫不介意赌一把,也不介意给你一个机会,但前提是需要你忠诚本宫。”
“你若是答应,三个月后你便能得到本宫的救治,否则你还是回沈家,本宫会重新寻找沈家的人。”
其实朱厚照是看上了,沈家与各国通商的渠道。
要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。
大明要想建设成自己想要的大明,钱财这块是必不可缺的,他不能总是挥霍国库的银钱。
毕竟国库的银钱,是面向全天下的百姓,假如遇到大灾大难,国库里没有充足的银钱救灾,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。
而他作为太子,不可能一直亲力亲为,需要一个人帮助自己,这人最好是经商天才。
于是在朱厚照决定回京浪一浪时,就已经将盯上了沈家,花满楼是他见沈家人的地方。
“太子爷会信我一个小女子?”沈滢雨疑问。
她与朱厚照是第一次见面。
朱厚照看出了她有肺病,可以借此事威胁她,完全没有必要获得自己的忠诚。
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”
宿命传说~转瞬即逝
朱厚照自信说道:“你想活命,是需要代价的,而且本宫会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商人。”
“你也不必现在回答本宫,回去好生想想,什么时候想通了,就来西山找本宫。”
“但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月,不然你就算是想通了,本宫想要救你也是有心无力。”
提醒沈滢雨之后,朱厚照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。
沈滢雨的肺病,让朱厚照自己感受到了一丝紧迫感,他想将自己想做的事情,全部弄出来,改变现在的大明。
不过,现在的条件,却让他叹息不已。
也没了浪的心思,留下一点小礼物,连夜带着张开等人,驾马返回西山。
接下来,他要将透明玻璃做出来,因为青霉素最简单的制作方法,需要用到玻璃杯等物。
再说玻璃的用处,也颇为广泛。
对朱厚照来说,有大用!
走之前,朱厚照将近三百万银两,留在了花满楼,没有让悍卒营将士喊人拉回西山。
东宫取来两百万银两,剩下几十万是达官显贵的罚金。
“滢雨,太子爷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红娘搀扶着沈滢雨走到楼道,靠在木制栏杆,蹙眉的看着楼下堆起的白银,以及花满楼姑娘们头上的糖葫芦,很是迷惑。
在朱厚照离去后,她没有询问沈滢雨的想法,知晓沈滢雨性格的她,等待沈滢雨作出决定。
哀求朱厚照,已经是逼迫沈滢雨服了软,或者了一个活命的机会,若是再逼迫沈滢雨,她们彼此会生出隔阂。
“留下这么多银两,是对我的考验。”
沈滢雨叹息道:“太子爷年龄不大,心机却是朝廷中的老狐狸还要厉害。”
皇室没有简单之辈。
哪怕是年仅十三岁的朱厚照。
“至于姑娘们头上的糖葫芦,红娘姐姐问一问她们,不就知道了。”说完。沈滢雨朝着五楼的一名少女招手。
待少女走过来,红娘看了一眼沈滢雨,对少女问道:“小清,你们头上的糖葫芦是怎么回事?”
“回姐姐。”少女小清忽然抽泣道:“是太子爷命令下属,让他们给我们一人一串糖葫芦,叫我们插在发髻中。”
“言道糖葫芦落地,我们的人头就要落地,以此惩罚红娘姐姐的不守信用。”
农家小甜妻 辣辣
说完,少女害怕的指向楼下,一串摆在银堆上的糖葫芦:“那一串是太子爷留给红娘姐姐的。”
“滢雨,这……”红娘顿时慌了,紧张的抓住了沈滢雨的手。
“姐姐莫慌。”沈滢雨拍拍红娘的手背,安慰道:“你明日带上银两,前往西山一趟,我想太子爷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“不过你要记住,那一串糖葫芦,一定要插在自己的发髻上,就当作是发簪好了。”
沈滢雨瞬间明悟了朱厚照的意思,这只不过是朱厚照的恶趣味罢了,要的就是一个说法。
可这样的朱厚照,让沈滢雨神情复杂,无法猜透朱厚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“那你怎么办?”红娘闻言,松口气的瞬间,将沈滢雨的手,握得更加的紧了。
沈滢雨微愣,随即沉吟道:“我还要想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