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: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-65.少將要去和談了展示

穿書: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
小說推薦穿書: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穿书:虫族少将的傻夫是反派大佬
第二天解清秋醒得很早,中午的时候把解梨头一天晚上做的饭菜吃完了。
小說
虽然加热过一次,但还是难抵其中的美味,仿佛一顿饭就将做完在晚宴上吃的那些华而不实的食物压了下去,实在熨帖得很。
这一次她细心地看到了房中忽然出现的白山茶,询问之下才知道是附近花店买的。
但也知道了这一些。
然后解清秋开始在心中期待自己家中的那丛山茶花,不知道开出来是不是也会这么好看,不知道夜五会不会把它照顾好。
毕竟那是她和解梨一起的劳动成果。
又在套间当中度过了还算悠闲的几日。
这几日中她的暗队也陆续从帝国来到了联邦,这让解清秋感到放心了一些。
确保套间内的窃听器和监视器都被完全修改之后,她把鎏凰和鎏凤也放出来放风了,开玩笑,这可是她的宝贝们,怎么能一直藏着不晒太阳。
再说自从把兰莺从她的黑名单中放出来之后,解清秋就过上了每天光脑讯息99+的日子。
兰莺不管大事儿小事儿,还是鸡毛蒜皮的事儿都爱给她发,譬如【震惊,联邦一雌虫在家中晕倒竟然是因为……】【警告,雌虫要警惕恋爱陷阱!】【雌虫长命百岁的方法竟然是……】这样的标题党新闻总在转发。
冰箱是个传送门
对方好像受过什么情伤,所以格外地警惕这些。
因而也想要劝告她智者不入爱河。
不过没这个必要。
除却这些之外,兰莺对她好像还有使不尽的分享欲。
风景、美食、搞笑视频、时事热点……各种各样的都会艾特她、分享给她,即使她不回对方也乐此不疲。
解清秋期间有无数次想屏蔽她,但又因为对方时不时发来的红包,以及那个安了窃听器胸针传来的内部消息,而放弃了把对方再次拉黑的想法。
度过了还算悠闲的几日之后,和谈的日子终于到来。
因着解清秋是这次和谈的主要人物,帝国也知道再怎么丢人也不能丢人到正式会见上,所以还是派了专车来接她。
那一日她穿上了自己的军装,扣子很符合规矩地扣到了顶上最后一颗,头发安生地顺了一个低马尾在脑后,每一处都一丝不苟地做到了最好。
欧副官也收起了自己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毕竟这一次可是实实在在地代表着帝国的脸面,会堂外面还有各路的星际媒体。
“我走了,你乖乖地待在这里,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再说。”解清秋戴好军帽正想往外走,看到站在门口送别的解梨之后内心一软。
对方咧着嘴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她犹豫了一下觉得没话说了转身欲走,门还没打开又回身对他说道:“上次那个蛋糕好吃吗,喜欢的话这次我再帮你买一个。”
“好吃的,姐姐。”他迫不及待地回答,像是真的有多么喜欢。
“还是要那个口味的吗,或者换一个其他的?”
解梨也故作深思地想了想,然后摇了摇头给出了回答。“还要那个的,喜欢。”
“好,那我知道了。”解清秋还是没能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一声叹息过后又说:“那我走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,你自己一个人弄吃的。”
她说的话是真的,两国和谈并没有那么简单,况且这还算得上是剑拔弩张,料想两方也不会心平气和地交流。
所以到底会花多长时间,没人知道。
这是一场硬仗。
语罢,她又打开光脑给对解梨转了一些星币过去,数额不小。“你想买什么都可以。”
解梨没有拒绝,很乖巧地说了一声谢谢姐姐。
这下解清秋是真的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,再又理了理自己的帽子之后,彻底转身离开。
期间欧副官一直没有打断两人的对话,看到解清秋出门之后,也对解梨点了点头,然后跟了上去。
毕竟是难得一见的和谈,算得上是如今星际头等的热点新闻,和谈的结果兴许还会载入史册。
所以此时纳鲁酒店门口已经聚满了各家的星际媒体,被两条阻隔带挡在路的两边,长枪短炮镁光灯对着酒店门口,等待着主角的出场。
待解清秋与欧副官一走出酒店之后,周围就开始疯狂地响起咔擦咔嚓的声音,闪光灯高频无规律地亮着。
解清秋忍住了想要皱眉的欲望。
按理说这样严肃的场合是不会有媒体会采访询问的,但偏生有不知死活、业务能力不过关的扯着嗓子大声发问。
“解少将,听说这次和谈事实上就是帝国式微无法抵抗联邦之力,所以主动低头,是这样的吗?”
那家媒体大胆得很,问问题的时候收音的挑杆麦克风都移到她头上了,似乎是想揪着她、又笃定她不会当着大家的面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但那记者猜错了,她还真的不会给她面子回答,并且还会很蛮横地凶她。
所以解清秋停下了自己的步子,面无表情地转身看向了那个记者,“听说你们联邦记者口无遮拦是想要刻意挑起联邦和帝国的斗争,是这样的吗?”
那记者没想到她一个少将还会这么反问她,一瞬间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。
解清秋又朝她走了几步,用看蝼蚁一般的眼神看向她,仿若下一秒就会伸出利爪撕碎她的翅翼。
“解少将,我……”
那记者想说些什么,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。
“我允许你和我说话了吗?”解清秋微微扯了扯嘴角,像是在笑,又像是什么都没有。
接下来她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了,而是转身朝来接自己的车的方向去。
周围的媒体也安静了许多。
外交部派来接解清秋的车是帝国特产的,车身流畅华丽,门把手和后视镜都刻着巴洛克风的浮雕花纹,车前的车标处插着一面鎏金色的帝国国旗。
帮她们开车的司机都是有军衔的少尉。
看到解清秋来了之后她主动下车打开车门,然后行了一个军礼。
她点了点头,附身上了车,欧副官紧随其后。
坐稳之后,车不徐不疾地朝着和谈会堂的方向去。